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北票证网

收藏票证,见证历史,互通有无,共同进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西北票证”------提供票证的文章、品种、图案,欢迎各位爱好票证收藏者进行交流,互通有无,共同进步!邮箱:youngarmy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难忘“三年困难时期”的吃和穿  

2010-04-03 17:09:59|  分类: 综合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博井佩瑜

       上世纪60年代前后,即195919601961年连续三年自然灾害,再加上1958年“大跃进”运动的影响,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,粮食产量大减,物资供应匮乏。这“三年困难时期”,给人们带来的后果是触目惊心。

首先,印象最深的是压缩口粮定量。那时我在师专团委工作,还兼任一个班的辅导员,依稀记得学校教职工的定量在28市斤的基础上缩减两市斤,学生定量稍高。因营养不足,患浮肿、闭经病者甚多,60年冬最为严重,为此学校取消了早操和课外活动,以保证上课时有较好的精力。有句顺口溜形象地描述了那个物质匮乏年代的状况:“低指标,瓜菜代,吃得饱,饿得快,肿了大腿,肿脑袋

学生对压缩定量,基本上是理解的,体谅到国家的难处,是以积极的态度对待的,或节食减量,或到农村菜地“捡漏”,多少总有收获。但违纪现象也时有发生,有的偷吃食堂的瓜果蔬菜等食品,有的到车站以给人“画像”、代人“购物”为名骗吃骗钱,有几个天津同学甚至私自离校回家了。他们可能不知道大城市同样在度荒,家里多添一人吃饭,会给家庭带来更大的吃粮困难,不久就醒悟过来先后返校。在那个特定的年代,对这种违纪行为的处理也是宽松的,只要认识错误,改正错误,一切如常。

三年困难时期,学生们把“吃”放在重地位置,教职工又何尝不如此呢。翻阅611月的日记,就有这样的记载:“不知何时染上不良习惯,上街时总想到饭馆吃点什么。今天上街又进过三家饭店,如果有粮票,恐怕又要浪费了。莫非这是思想问题,是经不住暂时困难考验的表现?”在日记里还批判了这种思想苗头,并引用陈毅的诗鼓励自己,树立信心:“天将午,饥肠响如鼓。粮食封锁已三月,囊中存米清可数。野菜和水煮。”(《赣南游击词》)

曾几何时,熟人见面打招呼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“吃了吗?”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体会不到这句话的含义,而经历了那个特殊年代的人,对这句问候语却有难以言表的苦涩。走进新世纪之后,国人的膳食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,在吃得越来越好的同时,逐渐形成了“绿色、健康”的饮食理念,迈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。

其次,召开吃饭大会。为了解决粮食短缺,尽力填饱肚子,学校经常召开 “吃饭大会”,就是以玉米“食用增量法”为主体的吃饭革新。据说这是辽宁省的经验,即先把玉米蒸到五分熟,磨成粉状后拌水做成馍,最后再次将馍蒸熟。经试验,旧做法1斤玉米只能做出成品1.5斤左右,而新做法却能做出成品2.5斤左右,通过改进做饭方法能够大幅度提高玉米的出饭量,这对粮食定量不足的师生来说无疑是件大好事。

吃得饱、营养好、又节约,在我市学校系统迅速推广开来,我校派出总务处领导和相关人员,多次参加现场会、动员会,并在学生食堂推行。但实践的结果却遭到师生不同程度的反对。学生反映,增量法做得食品,吃后觉得饱,不久就感到饿。炊管人员则抱怨做一顿饭又泡、又蒸、又磨、又发,增添多道工序,加大了劳动量。教师则认为,这种做法会使维生素不同程度地流失或破坏,食品体积膨胀增大,但食品分子数量和质量并没有增加,热量没有提高,从总体说营养反而减少了。几次实践之后,就无声无息的退出了食堂领域。

吃饭大会还有另一个内容就是“瓜菜化”,尤其是吃代用食品大力提倡。当时肉类供应很少,学校责成化学系试制“人造肉”,化学系领导又把此任务分配给化101班。在教师的带领下组成了一个“人造肉生产小组”,经过外地取经和多次试验,生产出具有肉类营养成分和肉类化学分子式的产品。但和通常见到肉食形态不同,是一种液体。这一成果受到学校领导的表扬,我们班学生还以这个事件为素材创作了独幕话剧:《在“人造肉”车间》,新年晚会上演出后反映甚好。叫“好”的原因,我认为是题材好,反映了校园的真实生活。如果从艺术角度分析,则难以叫好,因为情节过于简单,缺乏尖锐的戏剧冲突,欣赏性和审美性都远未达到“叫好”的水平。

“人造肉”虽然试制成功,但成本太高,原材料不足,没有吃过一次就完成了使命。

再次,使用票证。那时,工业还不发达,农产品不富裕,人们的生活必需品、日用品都得按量供应,凭票证购买。我现在还记住得就有粮票、布票、油票、肉票、糖票、烟票,有的地方还有儿童食品补助票、侨汇粮油特供票等。就连全部供给制的人民解放军也实行凭票购物。

    现实生活中都要把“吃”摆在首位,人人都要吃饭。国家根据职业、性别、年龄等区别,分别供应不同的粮食标准。但粮食供应有日期限制,只准购买本月的,不能购买下月的,如果本月粮食不够吃,可以用粮票购买。出差、开会到外地,也要换成粮票。在众多的粮票中,“全国粮票”最受欢迎,全国通用,“地方粮票”则只能在本省、市使用,此外,还有“军用粮票”,流通量更小些。

妻那时在获中工作,其姐在北京上班,姐妹俩关系甚好。姐家人口较多,有三个孩子,粮食紧张,每顿饭都要用秤称好,就是这样每月还缺少一天半的粮食。妻于是决定每月节约粮食12斤,寄给他们,起些雪中送炭的作用。后来外甥保华就多次提及收到粮票的情景:五、六岁时,月末的一天,当月的供应粮已经吃完,从早到午没有生火做饭,就躺在床上希望时间过得快些,最好立刻就是1号,马上买回粮食做饭。脑海不断浮现品尝饭香的快感,越想越感到饥肠辘辘……忽然听到投递员的喊声:“信!”急忙跳下床,跑到门口。信内照例有二斤粮票一元多钱,立即到粮店买来玉米面,熬成稀粥,全家吃了两天,终于接上了下月的供应粮。外甥每提及此事总是感慨万端地说上一句:“那粮票真是救命粮啊!”

“吃”之后就是“穿”。每人每年供应布票一丈二尺,此外,还有“鞋票”。有的地方是相当于布票,提供约1.2尺的鞋面布。有的是专供享受劳保人员的“劳保胶鞋专用票”、“布胶鞋专用票”、“胶鞋、皮鞋供应凭证”等等。那时买鞋有一个习惯,特别是给孩子买鞋都是买大的,不买小的,也不买正好的。因为孩子长得快,买大些的可以多穿几年,所以孩子们经常穿着一双大鞋,等穿到合脚时已经穿破了。 

“鞋票”的使用也是有日期限制的,我的一位同事曾对我讲过他买鞋的故事。他穿得一双翻毛黄皮鞋已经多年,补了又补,形成补丁摞补丁的怪状,仍然舍不得买双新鞋,把“鞋票”当成宝贝放在箱底。有一天,晚饭时突然想到“鞋票”要过期,他顾不得吃饭骑车赶到鞋店,幸好尚未停止营业。但所需鞋号已经断档,要么大两号,要么小1号。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把“鞋票”废掉,最终买了大两号的,因为鞋太大,走路脚总是使不上劲、走不动路,穿了一次就放到了床下再也没有穿过。当乔迁新居整理东西时,才发现那双大两号的鞋还放在原地,已经长满霉斑了。随着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,种种票证悄悄退出历史舞台,“没有票证,寸步难行”的时代却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。

《史记》和《汉书》都记录着这样一句话:“王者以民为天,而民以食为天”。道出了民众心中的追求,道进了人心向背的根本。三年困难时期,政府千方百计抓吃穿问题,实行票证购物,是克服困难的无奈之举,因而得到人民群众的理解,顺利地度过那段难以忘怀的特殊时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